玟砚

「Theseus/Newt」意难平 (上)

白茶:

意难平(上)




*Theseus/Newt


*初入欧美圈 请见谅


*私设众多 OOC预警


⚠️标题说明一切,会有主要人物死亡⚠️


-


Newt Scamander曾在晚年时撰写的回忆录中写道,他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是没有主动的抱过他的哥哥。


-


Theseus八岁的时候,斯卡曼德夫人为他生下了一个粉嫩嫩的弟弟。他站在母亲床前,眼巴巴的看着母亲怀里的弟弟。嘴唇反复张开几次,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他真的很想抱一抱Newt,刚出生的婴儿就像新出炉的蜂蜜蛋糕一样蓬松柔软,让人忍不住想去触碰,感受小婴儿身上淡淡的奶香。


“Theseus,Newt是你的弟弟,你要保护他,明白吗?”


Theseus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戳一戳Newt的脸颊,突然想起了父亲的叮嘱,尴尬的把手伸了回去。斯卡曼德夫人发现了大儿子的不自在,于是开口问道“Theseus,你想不想抱抱Newt?”


Theseus的眼睛忽的一下亮了起来,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妈妈,我真的可以抱他吗?”斯卡曼德夫人笑着点了点头,示意Theseus接过自己怀里的Newt。


Theseus小心翼翼的拍着怀里的小不点儿,生怕自己把Newt弄哭。可能是因为Newt肚子饿了,也可能是因为Theseus抱婴儿的姿势出了问题,还在襁褓中的Newt哇的一声哭了出来。Theseus手忙脚乱的哄着怀里的Newt,眼神焦急的看向了母亲。斯卡曼德夫人笑着抱过了Newt,温柔的哄着怀里的小家伙“Artemis,亲爱的,不哭了,这是哥哥哦。”


伴随着母亲轻柔的歌声,婴儿的哭泣声渐渐停了下去。Theseus在斯卡曼德夫人的鼓励下又抱起了Newt,Theseus用他能做到的最温柔的声音对怀里的小家伙说“小月亮,我是哥哥哦,哥哥一定会保护你,你记得要快点长大啊!”Newt睁着他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Theseus,突然咧起嘴笑出了声。


年幼的Theseus可能并没有理解,多了一个弟弟到底意味着什么。忽略年龄问题,他只是单纯的认为,弟弟会陪他打魁地奇,一起去喂母亲饲养的鹰头马身有翼兽。


-


-


Newt三岁的时候,Theseus收到了霍格沃茨的猫头鹰送来的录取通知书,在全家兴高采烈为Theseus采买入学需要的物品时,Newt却每天心事重重的思考些什么。好几次斯卡曼德夫人都忍不住去问他发生了什么,Newt只会抿起嘴巴冲她大幅度的摇头。


九月份是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在开学的前一天晚上,Theseus正在房间最后检查他要带去学校的东西。“砰砰砰”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还没等Theseus起身开门,一个白色的小团子就破门而入。


Newt抱着枕头赤脚站在Theseus的面前,略微发红的眼眶昭示着他刚刚哭过。Theseus皱着眉头审视着眼前的小不点“Artemis,我说了几次了?就算家里铺满了羊毛地毯,你也不能赤脚跑来跑去。你最讨厌喝魔药了不是吗?”


暖黄色的灯光撒满了整个房间,Newt还带着婴儿肥的脸颊被灯光映衬的更为柔和,但他却仍旧抿着嘴巴一句话也不说,栗色的卷发似乎也比平时矮了一点。Theseus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Newt抱到了怀里。


“让我来猜猜我们的Artemis在想什么?ummm…是不是担心以后没人陪你一起玩了?”


“不”Newt继续摇晃他的脑袋,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起了所有的勇气一样“你以后会不会不喜欢我了…”


Theseus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在对上Newt渴求答案的眼神后,他用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怎么会不喜欢我们的Artemis,我以后一定会每天写信给你好吗?现在,你要回去睡觉了。”


“那…我过生日你也会回来的对吗?”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Newt的脑袋又低了下去“我不想你去学校……”


Theseus用手扶正了Newt低下去的头,二人四目相对“Artemis,我答应你,你的生日我一定不会错过。”Theseus站起来从杂乱的书桌上找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Newt“你一天吃一块糖,吃完了我就回来了。现在,你必须要去睡觉了,要不然妈妈会不开心的,我猜你一定不想让妈妈不开心对吗?”


Newt制止住了Theseus要抱自己回房间的动作“我想和你一起睡…可以吗?”


Theseus用手指刮了一下Newt的鼻梁“当然可以了我的Artemis,不过你只带了枕头,可能需要和我盖一条被子”


“那我可以在要一个晚安吻吗?”男孩用手戳了戳他的脸颊,略微泛红的脸在暖色灯火的照耀下更为惹人喜爱,在Theseus的视角看来这个画面真的美极了。他的身体已经不受大脑控制,Theseus只知道自己回答了一个好字,就在Newt的嘴角轻轻落下一个吻。


第二天一早,斯卡曼德夫人来叫Theseus起床时,看到的就是兄弟二个人躺在一张床上,Newt睡在Theseus的怀里。


步入少年的Theseus似乎没有意识到,有一颗名为禁忌的种子已经深深根植在他的心底,慢慢抽芽长出的枝蔓缠绕于他的心脏,缓缓的收紧。


对Theseus而言,Newt,他的Artemis,是他被条条框框束缚到窒息时——唯一的救赎。


-


冬日的伦敦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冷,刚刚下过雨的空气中带着几分湿潮。今天是斯卡曼德家小儿子六岁的生日,斯卡曼德家的庄园被家养小精灵装饰一新,无处不透出斯卡曼德夫妇二人对小儿子的重视。


而Newt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却站在一张凳子上,垫着脚尖盯着庄园的大门。斯卡曼德夫人站在Newt身后,温柔的把Newt抱了起来“亲爱的,是还在等哥哥吗?”


Newt棕色的脑袋埋在了母亲的颈窝处,带着奶音的声音说道“Theseus…他答应我会回来的”Newt吸了吸鼻子“难道他骗我吗…”


斯卡曼德夫人把Newt放到了沙发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男孩柔软的卷发“Newt,哥哥从来没有骗过你对吗?他一定会回来的”


当Theseus成功从学校请假,踏着黄昏回到庄园的时候,Newt的生日宴已经临近尾声。作为这场宴会的主角——Newt却像只猫咪一样在沙发上蜷缩着,睡着了。斯卡曼德夫人没有理睬Theseus刚刚到家的疲惫,扭着大儿子的耳朵径直走进了厨房。


平日里温柔贤淑的斯卡曼德夫人,难得一见的开口训斥了极其优秀的大儿子“Theseus,你知道今天Newt等了你多久吗?”


Theseus用手揉了揉被母亲扭的发红的耳朵,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对不起,妈妈…我去蜂蜜公爵拿给Artemis准备的生日礼物了…没有注意到时间…”


斯卡曼德夫人给了Theseus一个拥抱“亲爱的,今天Newt趴在窗台前一直等你”她向客厅瞥了几眼“答应我,一会一定好好哄哄他好吗?”




-TBC-

不会写文不会画画,只能暗戳戳的刻个橡皮章了🤔希望可以早出怼怼的ssr!

【我的一个食死徒朋友】填词

Alex:

而你伸手向他于焰中,
一举一动恍然如旧梦。
梦里他们十指紧扣,
如风过山峰,眠龙亦惊动。


那日巷角,秋意甚浓
一瞥惊鸿,相别匆匆
烛火朦胧,
隔桌相坐,所愿不同
至此对立相形渐远争殊荣


阳光微凉,
训练场水火不容。
少年情丝暗种,错将恨意相融
竟是言不由衷


幽幽禁林已并肩同游,
唯恐梦魇成真心事重,
只愿柔声唤其名姓,
悄把歉意送。


而你伸手向他于焰中,
一举一动恍然如旧梦,
梦里他们十指紧扣,
如风过山峰,眠龙亦惊动。


后来战火缭乱再逢,
伤痕累累,却也从容。


垂眸而观,
对上一双,碧绿眼眸,
宛如托送纸鹤温柔的轻风。


佯装不识,
猝然间心意相通。
望你瞳孔微动,眸中冰雪消融,
方知已付情衷。


或许他应该强压惶恐,
一步一步轻踏过草丛。
拉你再忆岁月葱茏,
将相思倾诵。


而他只能假笑着嘲讽,
静静听那些誓言恢宏,
不去看你灿烂面容,
只默默抿酒,任心事葬送。


战事休,百废终俱兴,又见草木盛荣;
影茫茫,时光滑过指缝,引记忆侵涌;
蓦然回首,他的半段人生,皆有你行踪。
一厢情愿,缘不由衷。


若你当真恨他如初逢,
何须以腼腆笑意相奉,
不如再施无影神锋,
让幻梦成空。


成空幻梦遭命运捉弄,
偏偏两相缄默皆骄纵,
甘愿闭眼不言情盅,
言他顾左右,
说道不同。


就将过往尘封于心中,
以摇头为始,以点头为终。
此生只是错在相逢,
便不得善终。


十九年后他和你又再逢,
恍若初见双肩仍颤耸,
想起那年你伸出手,
而他身在火焰之中,缓述一场梦,
梦醒后惊觉,自始至终,他与我相同。


………………
文笔渣请轻拍QuQ